Friday, May 16, 2014

高達《西遊 ‧ 列女篇》——周顯代序

其實周顯好睇的不只是暢銷的財經書,而是政治分析,或者情色一類的文章。以下這篇序,就係後者的例子之一啦。
順帶一提,《西遊.列女篇》的作者高達,早年在港大唸比較文學。


《西遊.列女篇》代序 ——周顯
1.
在公元二千年,科網股的時代,我在蕭若元旗下的「天網」當執行董事,負責所有的內容。

我們的其中一項工作,是改寫新聞,其中當然也包括了那些非禮和強姦的新聞。

在開會時,談到了改寫的手法,蕭定一的說法是︰「把故事的精要內容說出來,就足夠了,例如說,父親非禮女兒,把非禮的過程記錄下來,可不必浪費篇幅,報導那些無謂的枝節。」

我則持了相反的意見︰「這些故事的好看性,不在於色情的過程,反而是那些細節,例如說,他們的家在何方,女兒在哪間學校唸書,兩人相處時的對白……換句話說,好看的不是故事本身,而是故事的背景,以及他們的社會經濟身份。」

說穿了,色情物事之所以好看,並不在於事件本身,而是在於其真實性。

近年來,香港人都不看色情小說了,改為追看報章上的風化新聞了,想當年,《蘋果日報》作為嫖妓指南的「肥龍」和「骨精強」兩個專欄,瘋魔了讀者很多年……

這並非因為這些的內容比小說更為精采,它們就只勝在一點︰真實性。

同樣道理,《新列女傳》為甚麼會這麼好看呢?(老編按︰本書正式書名為《西遊‧列女篇》,大C只看了文章,故暫擬書名。讀者幸免將本書與大C的《肉食男女》混為一談)

皆因這些是真實的故事,而有關情色,或色情的內容,凡是真實的故事,都是好看的。

當然了,就是真實的故事,也得有一個好的記者,仗著一枝妙筆,才能把故事講述得有聲有色,令人砰然心動。


2.
很多人以為,寫這些通俗的作品,並不需要甚麼文學水平,這是大錯特錯的想法。

武俠小說和愛情小說,都是通俗作品,但是寫得最好的,金庸和瓊瑤兩位,偏偏就是所有作者當中,中文程度最高的,這當然不是巧合。

本書的作者浪子高達,讀了不少文學作品,筆底有著一定的功力,這書才會令人看得如此暢快。(老編按︰高達為港大比較文學學士)

很多人都聽說過,「浪子高達」是倪匡筆下的有名的色情小說作品,但是,相信真正看過這套小說的人,卻沒有幾個,能夠看完整套8集的,相信更是有如鳳毛麟角,但我偏偏就是其中的一條「鳳毛」。

「浪子高達傳奇」是倪匡以「魏力」的筆名寫的,一共有8集︰《血美人》、《銷魂使者》、《水晶艷女》、《金球紅唇》、《珍珠蕩婦》、《紅粉妙賊》、《盜屍艷遇》、《妙手偷情》。

這套書初版的印數很少,曾經再版過,再版的開度是比較小本的,但是,再版的那一次,不知為了甚麼原因,並沒有全部出齊,所以很少人「有幸」看過全數8集。

我記得,第3集《水晶艷女》充斥著市面,隨便都能買到,最難找到的,是第2集《銷魂使者》和第5集《珍珠蕩婦》,前者之罕有,連包羅萬有的倪匡作品網站「倪學網」也付諸闕如。

我是在銅纙灣的樓上書店「文泉書店」買的,那裏的小說是最齊全的,但也是最貴的。

這兩本初版書的原價是1元左右,出版時間是上世紀的七十年代,我是在1980年購進的,每本售價30元,可知其搶錢程度。


3.
以我當年的口味,這些色情小說寫得最好的,不是倪匡的「浪子高達」,而是馮嘉。

馮嘉就是寫「奇俠司馬洛」和「廿世紀豪俠龍約翰」的那一位,後者寫得比較好,也寫得比較早,所以不容易買得到;前者是後期作品,但我覺得寫壞了。

事實是,馮嘉寫得最好的,還是那些色情小說,皆因它有一定程度的愛青包裝,故事的背景描寫得更真實化,相比之下,「浪子高達」的冒險故事部份很不錯,但是色情部份,太像AV片,假得太假了,很難令人有代入感。


4.
那時我的家裏,還有楊天成的《二世祖手記》。

楊天成的年代比我早得多,我懂得這個名字時,他已經死了。

但是他的名氣十分大,早一代的文人常常提起他。

有一天,我在逛專賣舊書的三益書店時,看到了《二世祖手記》,忍不住手,便買下來了。

《二世祖手記》的男主角名叫「陳洪」(其父親名叫「陳大洪」),是個四十歲左右的大肥佬,專門去獵艷,有追求的,也有嫖的。

據說楊天成也是個大肥佬,手腕戴一隻勞力士蠔式金錶,在當時的作家當中,他是第一個戴得起「金勞」的人。

陳洪這個二世祖,搞女人的公價是五百元。

他還有一種神奇的藥丸,可以增強性能力,是放在舌底,只要把這藥丸吐出來,便可以洩精了。

這故事最好看的地方,其實不在於色情,而是在於它不停的把最新的時事和流行事物,當然也包括了當時的色情新蒲點,例如女子擦鞋、吃迷幻藥的地方,夾敘夾議地寫了出來。

所以看這故事,除了可以update讀者的嫖妓知識之外,也可以知悉最新最八卦的知識,例如說,有一段是講述獅子山隧道剛通車時,他們去了試新,覺得沒有甚麼新奇的。

問題在於,如果這個故事是一本一本的追買、追看,相信是十分過癮的,但是,我是一口氣看了很多本,只覺得內容重覆又重覆,到了後來,草草的翻閱完了便算。

除了《二世祖手記》之外,我還有好幾本《太子外傳》,也是差不多的東西,不過「二世祖」陳洪是單身的,這位「太子」卻是已婚,故事描述他要瞞著老婆,偷偷地去找女人。

其中有一段,給我的印象特別深刻︰他的老婆為了防止他去找女人,把一瓶紅藥水倒在他的下體。

試想想,如果是其他的女人,見到一個男人的那話兒,整條都是紅色的,會不會以為他生了甚麼病,都給嚇跑了。

那時我覺得這法子甚妙,所以特別記得。

我看的第一本楊天成作品,既非《二世祖手記》,也非《太子外傳》,而是一本言情文藝小說,叫《雨絲絲》,是我哥哥買的。

在我懂得看書時,它已在我的家裏存在著了。

嗯,也許不是哥哥買的,是媽媽買的,也說不準,但它的確是在哥哥的範圍之內存放著的。

我還記得,《雨絲絲》是講男主角喜歡上一個少女,但這少女卻喜歡了「大衛」,但因為父親反對其交往,只有找這男主角當紅娘、當信差。

結果呢?

他爸爸終於說出了秘密︰「他是你的哥哥!」(原文照錄,可知印象深刻。)

大衛得悉事實後的反應是,自殺身亡。 然後,男主角黯然離開,在一個雨絲絲的日子。


5.
再後一段時間的,就數韋韋寫的《威威李私記》,它是在《新報》連載,後來結集成為單行本。

「韋韋」是依達的筆名,依達是當時著名的愛情小說作家,成名作是《殞星》,改編拍過電視劇。

他是個同性戀,喜歡旅遊和飲食,我做過一年的酒店公關,還請過他吃好幾次飯,他的名片上印的是「Johnny Yip」。

威威李本來是個學生,家裏十分富有,和一個叫「青兒」的少女傭人相戀,這是它眾多故事的第一個,叫「侍女青兒」。

那是上世紀八十年代的初期了,我真的不明白為何那時還會有十多歲的少女去當家庭傭工。

但是,只要故事好看,就不用管其合理性了。

威威李和青兒偷嚐了禁果。

誰知到了來,青兒竟然被威威李的父親包養了,於是,威威李離家出走,做了很多份不同的工作之後,最終當上了男妓。

《威威李私記》的橋段很好,十分有趣,但骨子裏是搞笑作品,色情的描寫往往也很搞笑。

它連載了很多年,到了後來,我也不大看小說了,也不知它是甚麼時候完結的。


6.
第一個寫《列女傳》的當然是漢朝的劉向,而第一個在香港寫的,相信是邵國華在早期《YES!》的專欄。

後來,我也用了這個名字,在網上發表了一些文章,但是到了結集成書時,卻改了《肉食男女》這個名字。



No comments: